设为首页   加入收藏
用户名:
密码:
验证码:
点击获取
会员快讯 更多
名人轶事 更多
艺术人生 更多
艺术品鉴赏 更多
在线视频 更多

书画投资热点 更多
网站统计
古往今来书画家作品是如何卖钱的

 

发布日期:[2015/11/26 18:09:41]    作者:    点击:1038

吊起骡子喊价钱

——谈润笔

□梁厚能

  朋友大年,在湘西美术界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,画画得好,为人又很仗义。如果喝酒以后,带点醉意,画画得更好,更传神。这是我亲眼所见的,一点不假。

  别人知道大年有这个喝酒的嗜好,每当要向他索画时,先不谈要画的事,而是先拉去喝酒。待酒过三巡有些醉意时就叫他画画,这样花点小酒钱就将想要的画搞到手了。

  2007年冬天,我去他家玩,在他的大门上发现了一张纸条,细细一读原来是一张润格告示:“书吾之所需,今多有借而不归之事,故怕闻借语。画多年习之,略有所成。今精力不堪,若需要者请付润格,按每平尺五百元计。不能以烟酒代之。吾儿除外。”

  看后,我对大年兄开玩笑说:“老兄,我今天是专门来求画的,你那么明码标价,我怎么好开口啊。”他说:“你老弟来了,莫讲那么多,那是对付生人的。”坐下来与他聊天得知,他以前画了那么多画,大多数都是白忙乎,可口袋里没有多少银子。于是他听从一位经商朋友的建议写了这张告示,一是证明一下自己的价值,二来也想改变一下目前生活困窘的境地。那天,他给我画了两张画,不仅分文未要,还留我吃饭。他看我不会喝酒,一阵电话叫来了几位酒友,于是乎,把他家的两瓶茅台喝了个底朝天。那天,他画没收得钱,还倒贴了酒饭钱。

  没过多久的一天晚上,他打电话叫我过去聊天,我发现他换了新门,门上的告示也不见了。问他:“告示呢?”他说:“撕了!”“为什么呢?”“朋友看到告示都不来玩了,我与哪个扯卵谈呢?”

  说起大年兄的润格告示,使我不由想起几则名人有趣的润格告示来。一则是黄永玉的。

  出生于我们湘西凤凰的艺术大师黄永玉先生,特立独行,在书画界是出了名的。我曾有幸多次拜访过他,看过他写的或别人写他的多本书籍,也曾写过关于他的小文。关于他的佚闻趣事,坊间流传不少,其中那幅自撰的悬挂于厅堂显眼处的《启事》,幽默诙谐,让人津津乐道:

  本老人年过七十,久居外地,浪迹天涯,从不知钱财佳妙处,左来右去,抛掷随意,恶习成瘾,可恨至极。近年返乡稍频,见故乡诸君子开发气象恢弘,如日中天,白票子进红票子出,数钞票不眨眼,进银行当散步,形势喜人,一股暖流通向全身。本老朽沐此德才兼备光耀氛围景象下,大有昨非今是之感。本老朽虽少年失教,然好学之心未泯,面对君子,岂可不学?面对佛脚,岂可不抱?圣人有云:“肚子痛马上进茅厕。”老朽“进茅厕”者,即约收绘事书法之薄酬耳:

  一、热烈欢迎各界老少男女君子光临舍下订购字画,保证舍下老小态度和蔼可亲,服务周到,庭院阳光充足,空气清新,花木扶疏,环境幽雅,最宜洽谈。

  二、价格合理,老少、城乡、首长百姓、洋人土人……不欺。无论题材、尺寸、大小,均能满足供应,务必令诸君子开心而来,乘兴而归。

  三、画作、书法一律以现金交易为准。严禁攀亲套交情陋习,更拒礼品、事物、旅行纪念品作交换。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,老夫的眼睛虽有轻微老花,仍然还是雪亮的。钞票面前,人人平等,不可乱了章法规矩。

  四、当场按件论价,铁价不二,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。纠缠讲价,即时照原价加一倍。再讲价者,放恶狗咬之,恶脸恶言相向,驱逐出院。

  五、此告示张挂之日起生效。

  六、所得款项作修缮凤凰县内风景名胜、亭阁楼台之用,由侄儿黄毅全权料理。

  另一则就是关于郑板桥的。

  板桥对于我,可谓熟得不能再熟了。这当然不是人熟,而是字熟。我曾对他的“六分半书”爱得如痴如醉,下的功夫长达十四年之久。只可惜自己愚钝,毫无建树。

  作为“扬州八怪”之一,板桥有很多怪,其润格要算一怪。对写字画画斤斤计较于酬金,自是俗不可耐。但板桥毫不隐讳,而且明定出一则可笑的怪润格:

  大幅六两,中幅四两,书条对联一两,扇子斗方五钱。凡送礼物食物,总不如白银为妙。盖公之所送,未必弟之所好也。若送现银,则中心喜悦,书画皆佳。礼物既属纠缠,赊欠尤恐赖账。年老神倦,亦不能陪诸君子作无益语言也。

  画竹多于买竹钱,纸高六尺价三千。任渠话旧论交接,只当秋风过耳边。

  明明是俗不可耐的事,但出自板桥,转觉其俗得分外可爱。信笔拈来,点石成金,通篇字字俗见笔笔雅,让人不忍掩卷,玩味再三。

  大家当是大家,黄永玉与郑板桥这“两怪”的润格启事有异曲同工之妙也。

  还有一则是贾平凹的。

  鬼才贾平凹是我比较喜欢的一位作家,他的长篇小说《浮躁》《废都》和他的散文大系,我都曾拜读过。他是文章大家,亦擅书画,因之敲门求索者甚众,无奈他便只好在客厅贴了如此告示:

  自古书画卖钱,我当然开价,去年每幅字千元,每张画千五,今天人老笔亦老,米价涨字画价也涨。

  一、字。斗方千元。对联千二。中堂二千。

  二、匾额一字五百。

  三、画。斗方千五。条幅千五。中堂二千。

  官也罢,民也罢,男也罢,女也罢,认钱不认官,看人不看性。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对谁都好,对你会更好。你舍不得钱,我舍不得墨,对谁也好,对我尤其好。生人熟人来了都是客,成交不成交请喝茶。

  上面讲的几个润格告示都是书画家自己定的,价格定高定低,是他自己的事。想要字画,按此掏银子。如果买不起,读读告示,权当自己读了一篇妙文,幽默一下自己。

  可下面的润格就不同了,官方的,集体定的价。

  几年前在《三湘都市报》上看到一则消息:湖南省书法家协会通过与画廊老板协商一致,制定了《湖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作品润格表》。这下不得了,在书坛炸开了锅。当时《书法报》还为此展开了专题讨论,正反两方面意见难分高下。这份润格表将书法家分为五个等级,即省书协会员、省书协理事、省书协副主席、中国书协会员、省书协主席和中国书协理事。按等级不同,确定不同润格,最低为普通会员每平方尺300元至500元,最高为主席2000元至3000元。

  对这份润格表赞同的,认为集体定价给书协会员做了件实事,对提高普通会员的地位有很大作用。反对者认为,书法作品作为特殊的商品,价格应该由市场来决定,更不能按等级来确定价格。不管赞成也好,反对也好,都各有其道理。

  目前我国对商品的定价,大凡有三种形式,即政府定价、政府指导价、市场调节价。按照价格法规定,实行政府定价或指导价的,主要是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公用事业价格、公益性服务价格和自然垄断经营的商品价格,如邮政、电信、铁路、民航、供电、燃气、自来水、教育、食盐、医疗等领域的商品或服务。从目前我国价格体系来看,书法作品显然不属前两种,应该属于市场调节定价无疑。

  既然属于市场定价,而书协又来搞一个集体定价,一些人认为此举荒唐也就很自然了。但要搞清楚的是,书协定价与政府定价是有本质不同的。书协不是政府部门,它仅是官办的群众团体,它的指令仅对会员有一定约束力,而对社会成员没有如何约束力。书协定价非政府指导价也。我们不妨将书协集体定价,看成是书协组织内部制定了一个游戏规则罢了,不必大惊小怪。

  本人权衡利弊,认为有个集体定价比没有好。

  以前,有人找我买作品,问我多少钱一平方尺,自己不好怎么回答。因为没有一个标准,自己把握不准,喊高了怕人说“吊起骡子喊价钱”,喊低了又面子上过不去,怕人笑话。我说:“书法不像萝卜、白菜,你喜欢就是宝贝,不喜欢就是垃圾。多少你看着办。”现在,有了这么个集体润格,自己有个参考。一次,一个多年不见的同学到我处玩,索要书法,问我的字到了什么价位了,我随手将那张润格表递送他看,并说:“老同学,价是那么定的,哪还好意思向你收钱呢。”

  是的,集体润格要一个,仅供参考,至于到时究竟是否按照那个价格去算,那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来源:《中国书画报》书法版

打印此页】 【顶部】【关闭】  
 
 
版权所有:中国新墨客网 地址:山东泰安市长城路3号圣地国际公寓B座
电话:0538-6305788 6303988 邮编:271500 邮箱:bx9977@163.com
管理入口